但李仁港执导的这部《鸿门宴》(也叫《鸿门宴

      历史上有许多传奇故事,楚汉相争中的鸿门宴无疑算是一个。鸿门宴的记载见诸于《史记》,太史公亦非目睹,故而也非信史,有演绎之嫌。因此,把鸿门宴进行想像发挥,本无可非议。但李仁港执导的这部《鸿门宴》(也叫《鸿门宴传奇》,好像是专门撇清不是历史是传奇),名字叫的好听,却没有英雄气概,没有纵横捭阖,没有惊心动魄,没有斗勇斗智,有的只是混混打闹、萌女萌男以及狗血淋头,随便安个名字还能和传奇沾个边儿,非要套上鸿门宴,只能奉送两个字:胡扯。
    在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有一座用电脑画出来的古城“咸阳”。很佩服祖龙秦始皇,能在这么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安身立命,最后席卷天下。以为在这样的片场中拍片子,就有苍凉感,难怪是从钢筋水泥森林里活出来的港导,没见过世面,胡扯都上不得台面。这帮港片人大概读过的历史都来自于网游动漫,是个古人都穿得和战国时的日本鬼子似的,虽然日本鬼子当年大部分称得上文化的东西都是跟咱老祖宗学的,但无数的兵马俑就在眼前,老祖宗啥样清清楚楚,掉过头来去学日本鬼子,说你是汉奸有点儿上纲上线,说你是败家子好像又太轻了,说你什么好呢?
    一个古代武士的独行路,不要叫什么《关云长》,也算是传奇吧。一个情痴谋士的生与死,不要叫什么《战国》,也算是传奇吧。一群伪女侠乱打乱杀,不要叫什么《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也算是传奇吧。两个伪智者、一双真白痴的无厘头争斗,不要叫什么《鸿门宴》,顶多是部烂片而已,没人骂你亵渎历史、糟蹋老祖宗留下的那点儿东西。偏要强赶鸭子硬上架,自以为有文化有情商,最终还是钱商老大排第一。
    说《鸿门宴》不是传奇是胡扯不能白说。瞎编个鸿门宴也就罢了,非要扯上整个楚汉争霸,秦末风云,还觉得是演员不够,就那么几个鸟人来来往往、晃来晃去,以为是过家家啊。咸阳城外摆个阵,鸿门宴上打个架,直接就奔垓下了。也就是脑残的人,才能够把历史浓缩成这样的无聊。在荒凉的“乌城”外,刘邦军队表演笛子合奏,张良作悲天悯人状,看得让人笑喷,项羽麾下的江东子弟竟然都是音乐爱好者啊?这就是四面楚歌(好像项羽的雷人台词是“八面被围”?!)吗?雷死人不偿命啊。
ag亚游,    细节就更不能抠了。虞美人最爱是琵琶,汉代刘熙《释名·释乐器》:“批把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批,引手却曰把,象其鼓时,因以为名也。”琵琶这种乐器系从外族传入,大约在魏晋时期,正式称为“琵琶”,不知她从哪儿找来的?鸿门宴前夜,厨子端了夜宵给刘邦一伙,让大家吃面条,这东西虽然在中国已有了4000年历史,叫过“饼”、“水溲饼”、“煮饼”等等,都可以,但叫“面条”是宋朝以后的事情,这厨子大概是穿越过来的。影片中着墨最多的是围棋,以为很有学问很文化,可细看那棋盘,纵横十九道,弱弱地普及一下,那时节的中国人还没有人会下这样的围棋,那时节的围棋是“棋局纵横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要到南北朝时期才纵横各加了两道。没有办法,算是不知者不怪吧。
    传奇了半天,项羽是个伪将军,虞姬从刘邦那儿拿了把剑,然后插进了自己胸口,久经战阵的他居然直到看着刘亦菲举起满是血的手才知道,不知道整天舞刀弄剑的“万人敌”是怎么从战场上活过来的。至于张良,久读《留侯论》,东坡收煞之笔“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而其状貌乃如妇人女子,不称其志气。呜呼,此其所以为子房欤!”每每让人一咏三叹。可是看着一脑门子官司假装洒脱的张涵予,顶多是个落魄酸师爷,何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潇洒。李大导演更有虐待狂,“汉初三杰”统统地要死了死了的,萧何被乱棍打死,韩信乱箭穿身,张子房被追得屁滚尿流,连妹夫樊大屠都抹了脖子,真的刘亭长从坟墓里爬出来,使出他的痞子本色会骂街的,我有那么王八那么衰吗?
    事实已经证明了无数次,老老实实拍部电影在中国是太难的事情,想认认真真地享受一部电影也是太难的事情。把《鸿门宴》拍成胡扯毫不稀奇,因为让这些人拍电影本身就是一种胡扯。

本文由ag亚游发布于人才理念,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李仁港执导的这部《鸿门宴》(也叫《鸿门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