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形和方形画幅非常明显的突出了画面里的对称

个人认为这是冯小刚最优秀的作品了。

冯小刚再度联手他最熟悉的作家刘震云推出了《我不是潘金莲》,这是刘震云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他花了十几万字写了一个名叫李雪莲的农村妇女上访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只是这本小说的一个序。

本以为圆形画幅只是噱头,没想到在别出心裁的布局下,圆形和方形画幅非常明显的突出了画面里的对称结构,其镜头语言所讲述的正是政府机关的官僚等级秩序。当然这也不是冯小刚首创,单就中国电影来讲黄建新的《黑炮事件》中众工厂领导在巨大的时钟背景下围着桌子开会的一幕也包含有同样的意思。

这是冯小刚一直想拍的作品,从《一地鸡毛》到《手机》《1942》,这是冯小刚第四次改编刘震云的电影。年近花甲的冯小刚自从《私人订制》后,三年没拍片,《私人订制》票房不错,但骂声一片,冯小刚自己也说这部电影消费了观众对他的信任,并表示以后拍的电影一定都是自己真正想拍的,直到现在拿出了《我不是潘金莲》。

非常喜欢首长在会场发怒的那场戏。同样的台词,若是以人物正面特写的拍摄方法,这就是主旋律电影电视剧最经常出现的场景。而这里面对观众的是三位上级的背影,首长居中,犹如三位一体,虚化的背景下众人整齐一致记录首长指示。尽管所讲的话非常伟光正,但是在这个镜头里的人物布置让不怀好意的我察觉其中的讽刺。

在刘震云的小说中,故事发生在河南农村,电影中却并非如此。筹备期间,冯小刚去北方农村反复取景,但最终还是认为实在是“太脏了”,难以满足电影画面的基本审美需求。在摄影师罗攀的建议下,这部电影最后在南方婺源取景。在取景的过程中,罗攀建议用圆形画幅拍摄,但这是个市场风险很大的提议,最后冯小刚顶住华谊高层的压力,使用了这个自从宣传期就开始的传说中的“圆”。

冯小刚这一次的所作所为,真正配得上《人民日报》当年称颂安东尼奥尼的那句话:
“恶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

实际上,用“圆”来拍摄并不是首创,在早期的默片中,就有导演使用过圆形画幅遮罩。但在《我不是潘金莲》里,这种拍摄方式从艺术上来看,让画面成为一幅幅古代风情画, 圆也是李雪莲所在的处境,身陷囹圄,周身的官场像踢皮球一样把她踢来踢去。李雪莲上告到北京后,画幅由圆变方,方意味着首都森严的规矩。在画幅的转变中,从县长、市长到“首长”,组成了一幅官场现形记。

表演方面对范冰冰无感,毕竟有秋菊珠玉在前。秋菊和李雪莲人设是如此的接近,以至我觉得范冰冰从头到尾都在模仿巩俐。而大鹏和张嘉译几个配角反倒是给人更深刻的印象。

冯小刚把最重要的角色给了范冰冰。这是两人第二次合作,在2003年的《手机》中,冯小刚找范冰冰饰演了小三“武月”,这对当时二十多岁出头的范冰冰来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这个角色混杂着风情万种、对爱情的执着、充满事业野心等多重性格,而且“小三”这个定位对当时年轻的范冰冰来说,也是一个需要勇气接的角色。幸运的是,它帮助范冰冰成功地在大荧幕上站稳脚跟,在“金锁”之后,有了一个自己的代表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飞越紫罗兰洲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李雪莲同样不是个容易的角色。因为圆形画幅的影响,构图和正常画幅完全不同,对演员的走位、肢体表演也提出了不同要求。演员在圆形中走动,会担心自己是否出画。在圆形构图中,要求景别更松散,极少有近景和特写。范冰冰在以往的演出中,比如她饰演的武则天、杨贵妃这样的角色,经常是柔光加大特写,突出面部表情特征。到了《我不是潘金莲》,几乎都是远景或中景,更多要求的是台词和肢体表演。

范冰冰在《我不是潘金莲》中操着一口方言,绞短了头发,换上了粗布衣服,首先从扮相上是令人信服的。这部电影的特殊之处在于,它讲述的是一个女人的十年上访史,充满心酸、委屈和荒谬,但冯小刚并不想拍成第二个《秋菊打官司》。在《秋菊打官司》中,需要观众入戏,产生共鸣,甚至同情和怜悯。但《我不是潘金莲》是往里收着的,它的镜头疏离、客观、冷静,通常是离演员特别远,远远旁观,所以在很多时候,我们看到范冰冰在一个圆里不停地往前走,镜头跟着她,是不带有情绪的。

它不是要展示一种简单的官民对抗。从法理上来说,李雪莲确实没有打官司的正当性,这就失去了让人同情她的根基。《我不是潘金莲》里的官员通常是文质彬彬的,讲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甚至有时候他们是“讲理”。镜头越冷静,官员的官话听起来越一本正经,荒谬感便油然而生。

《我不是潘金莲》不用制造大喜大悲,也不企图去感动你,或者让你同情李雪莲,它的节奏非常快,每当一个情绪要爆发时,便马上转入下一个场景,时间上前后跨度了20年,但叙事非常紧凑。范冰冰的表演做到了克制和精准,比较好完成了冯小刚设定的调性,这种克制实际上代表的是电影的主题,就是它到底怎么看待李雪莲、怎么看待这场疯狂的上访和截访。

李雪莲需要周旋于两类男人中间,一类是走马观花般粉墨登场的官员,一类是可以帮助她复仇的屠夫和赵大头。在跟官员对戏时,她需要表现出执拗和某种农村妇女式的精明。在后者对戏时,既要发挥自己的女性魅力,又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壮感。范冰冰精准地把握住了两种情绪,在李雪莲拦县长史为民的车这场戏中,范冰冰举着写上“冤“的牌子拦车,史为民触不及防地把粥都泼到身上。范冰冰一股脑的抛出自己上告五桩官司,史为民不承认自己是县长,撒腿跑了。一个官员被上访者吓得落荒而逃,这在中国影史上也是非常大胆和前所未有的镜头,这段的处理没有一味地卖苦、卖惨,范冰冰也没有撒泼,没有大喊大叫,没有情绪崩溃,这才是符合人物隐忍、一根筋又能让人觉得无比心酸的处理方式。

范冰冰跟郭涛饰演的赵大头对戏时,有两场戏尤为关键。一场是晚上,赵大头借口找东西起床,李雪莲清楚的知道赵大头想要什么,她便十分坦诚的说愿意跟赵大头睡来换取他的帮助。她的语气是那么淡然,如果这个地方处理成一种悲情的交换,就完全破坏了李雪莲这个人物的设定,李雪莲是非常清楚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以及如何做、可以牺牲什么的女人。

而一个在小说中而没有在电影中得到强化的细节是,李雪莲不完全是在跟赵大头做交换,而是长年的寡居生活让她确实对赵大头产生了感情,所以这份感情的复杂性在于它确实有爱情又同时存在利益交换,而这是一个农村妇女唯一可以做的选择。

范冰冰的爆发戏出现在她发现了赵大头跟她好是为了得到另外的好处,这一点彻底激怒了她,因为她以为自己找到了爱情,真的可以就此不用再上访,开始新生活,但生活并没有就此善待她。出现在她生活中的男人,要么是为了官职天天防止她上访的,要么是试图想从她身上捞点好处的,范冰冰身上的韧性恰好与角色的一根筋是相契合的。影片中李雪莲展现了极其强大的意志,把一本原来法庭审判正确的案子闹得天翻地覆,从县里官员到市级甚至省级官员人人自危,范冰冰把乡下妇女执拗倔强的劲头演活了,并贡献了她职业生涯最好的表演。

在全片的高潮部分,截访的官员在北京抓住李雪莲并告知她秦玉河死了的时候,她开始嚎啕大哭,这是范冰冰在全片中情绪最为剧烈的一次,这个人物数十年的努力突然没有了根基后的悲痛和无奈,前面的表演都是收着的,这场戏是一次大爆发,一场闹剧在此戛然而止,只留下叹息。

范冰冰此前常遭人诟病的是她在饰演武则天这类角色时,所有的情绪和表演偏于扁平化的,一方面是剧本过于套路,摄影、灯光造成的画面PPT化,另一方面是她展现的是她明星美的一面,而没有把自己变成角色本身,使之无法与观众产生共振。另一方面,也跟宣传包装方式有关,大量的红毯照让大家把目光只聚焦在了明星运作上,尤其在《王朝的女人杨贵妃》中,有关“马震”的宣传,进一步让人忽略她的演技。

而范冰冰真的没有演技吗?在导演李玉的镜头中,范冰冰曾数次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特质。在《观音山》中,她回归到小人物的生活中,“南风”这个角色既有逆来顺受、无力的一面,也有真性情刚烈的一面,范冰冰凭借《观音山》拿到了东京电影节影后。

范冰冰从“金锁”这个角色走到今天,发展过程中一直是光鲜与质疑共存,但她抵抗住了压力,在非议之下蜕变为“范爷”,李玉有着一个女性导演应有的直觉和敏锐,而且在多部作品中呈现出对社会和人物境况的思考,有了这样的好的导演的调教和质量过关的剧本时,范冰冰就能暂时褪下女明星的光环,好好演戏了。

所以回到《我不是潘金莲》,范冰冰非常清楚地认知到在目前的发展中,她需要一个有力的证明和一个有代表性的角色。幸运的是,“李雪莲”这个角色在很大程度满足了她的需求,有了刘震云的剧本做根基,冯小刚的艺术坚持和创作上的创新,还有一众实力戏骨给她演对手戏,范冰冰精准克制的演出使她拿到了塞班斯蒂安电影节影后。经典原著、圆形镜头、尺度突破、上线演技、改档风波……种种因素加持之下,《我不是潘金莲》注定将成为冯小刚个人电影历程中具备极具特殊意义的一部作品,对范冰冰而言亦是如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ddari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ag亚游发布于人才理念,转载请注明出处:圆形和方形画幅非常明显的突出了画面里的对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